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  

虫害知识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>  虫害知识
人蚊之战:人类两千年来从未赢 (本文引至腾讯)
2015-08-06 17:43:44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人蚊之战:人类两千年来从未赢

有外媒近日报道称,中国科学家在广州一个岛上释放了超过50万只绝育蚊子,意图对抗登革热传播。其实,在人类与蚊子斗争的历史上,这种以敌制敌的方法已不新鲜,而人类为避免蚊子侵扰想出的各种招数也是五花八门。图为菲律宾一名感染登革热的2岁幼童在医院里抽血。 (来自:腾讯图片)

在世界范围内,蚊子现存的种类大概有3500多种,但为普通人所熟知并困扰的只是其中很小一部分,主要是吸血的雌性蚊子,它们是疟疾、登革热、黄热病、脑炎等疾病的传播媒介。 (来自:腾讯图片)

蚊子的一生要经过四个阶段:卵、幼虫、蛹、成虫。前三个阶段是在水中完成,而到了成虫阶段,雌蚊会吸人血,并极易传播疾病,造成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。据美国“Gates notes”(盖茨笔记)网站2014年公布的数据显示,蚊子位居全球致命动物排行第一位。每年因蚊子叮咬而死亡的人数达到了72.5万。其中,光疟疾一项每年就杀死60万人以上。因蚊子引发的传染病导致世界每年损失数十亿美元。图为蚊子的幼虫孑孓。 (来自:腾讯图片)

很长一段时间内,人类面对蚊子一直处于被动防御状态。而自古以来最主要的防蚊手段就是蚊帐。据说,早在2000多年前,埃及艳后克利奥帕特拉就曾设置蚊帐供自己休息。图为一名非洲儿童躺在蚊帐里。CFP (来自:腾讯图片)

上世纪开始,西方国家纷纷研制“化学武器”以对付蚊子。作为曾经最著名的合成农药和杀虫剂,滴滴涕(DDT)在19世纪末就已出现,但那时并未受重视。到了1939年,有人发现DDT可以迅速杀死蚊子和其他害虫,当时正值二战,疟疾等传染病在很多地方流行,DDT因其立竿见影的效果得以大规模推广。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,DDT的使用前后拯救了大约2500万人的生命。图为1947年,一名犹太难民在前往塞浦路斯前被喷洒DDT药剂。 (来自:腾讯图片)

到了60年代,科学家发现DDT在环境中非常难降解,并可在动物脂肪内蓄积。1962年,美国科学家蕾切尔·卡逊在其著作《寂静的春天》中怀疑,DDT进入食物链,是导致一些食肉和食鱼的鸟接近灭绝的主要原因。此后DDT逐渐被西方各国明令禁止生产和使用,但因其价格低廉,一些不发达国家至今仍坚持使用。图为2004年,印尼雅加达一处贫民区在喷洒灭蚊药。 (来自:腾讯图片)

DEET(又称避蚊胺)是另一种比较常用的驱蚊成分,由美国军方开发,于1957年用于民用。科学家最初以为DEET能麻痹蚊子的嗅觉系统,后来发现蚊子只是不喜欢它的味道而已。这种药剂使用时可直接喷洒于衣物和皮肤表面。在图中展示的实验中,涂了DEET的手丝毫不受蚊子影响,没有涂抹的另一只手则布满了蚊子。 (来自:腾讯图片)

而在我国,源远流长的抗蚊方法是烟熏,古时就常通过燃烧艾草一类的植物来熏蚊子。上世纪50年代,全国各地开展了轰轰烈烈的除四害运动,当时灭蚊主要采用的就是“烟海战术”。Fotoe/CFP (来自:腾讯图片)

新疆虽地处西北内陆,但部分地区湖泊众多,水草丰茂,特别适宜各种蚊虫孳生和栖息。据测算,当地蚊虫高峰期局部地区每平方米的密度曾达到1700多只,是世界四大蚊区之一。为了灭蚊,当地几十年前就开始采用飞机喷药作业,到今天依然如此。CFP (来自:腾讯图片)

2014年,广东爆发近20年来最严重登革热疫情,延续数月,全省防控形势异常严峻。图为2014年9月30日,广东佛山,消杀队进村展开灭蚊行动。CFP (来自:腾讯图片)

在长期的防控过程中,科学家也开始研究如何主动控制和消灭蚊子。图为重庆师范学院内的蚊子研究室。小白鼠肚子上被剃光鼠毛,好让饲养的蚊子吸食血液。研究室教授称,他们正在开展蚊虫种群杀虫剂抗性基因组学研究,探究为何蚊虫难以消灭,从而为今后研发新的杀虫剂提供依据。东方IC (来自:腾讯图片)

巴西里约热内卢在2014年曾释放近万只感染沃尔巴克氏菌的蚊子。沃尔巴克氏菌可阻断登革热病毒在蚊子体内的繁殖,并不会传染到人体内。此外,沃尔巴克氏菌具有极强的繁殖性。当被感染的雄蚊授精时,体内没有该菌的雌蚊所排卵子就不会形成幼虫。图为装有感染沃尔巴克氏菌蚊子的器皿。 (来自:腾讯图片)

这种变被动为主动,从源头上阻断的防蚊方式更为有效。图为北京清河附近打捞出的蚊子幼虫。它们一般会被用作鱼的饲料。CFP (来自:腾讯图片)

食蚊鱼能够捕食蚊子幼虫,曾经颇受人们欢迎。图为2014年10月,广州白云区螺涌公园,防治人员投放了3斤共1000条食蚊鱼灭蚊,以预防登革热。不过,引入外来物种可能造成的灾害也受到了社会质疑。东方IC (来自:腾讯图片)

近些年来,借助于高科技手段,新型电子灭蚊器层出不穷。然而,其中一些设备的驱蚊原理和效果却经不起推敲。市面上曾经热炒过的超声波驱蚊器就是其中典型,这种所谓的“神器”根本发不出超声波。图为四川省疾控中心对一款手持超声波驱蚊器进行测试发现,使用过程中依然有约20只蚊子停驻在手上吸血。CFP (来自:腾讯图片)

前几年,由微软前首席技术官内森·麦沃尔德、冷战时期美国导弹防御系统的设计者洛厄尔·伍德参与发明的微型灭蚊激光炮震惊世人,并且入选了2010年《时代》周刊评选的年度最佳发明榜单。这种新工具会自动探测30米范围内的雌性蚊子,并对其进行精准打击。不过,这种激光炮只是在实验室环境中进行过测试,在真正使用时是否有效,目前断言还为时过早。图为激光炮示意图。 (来自:腾讯图片)

作为一种古老的疾病传播者,蚊子是人类健康的“头号杀手”。为了解除侵扰,人类绞尽脑汁采取了五花八门的手段却依然不得安逸,人蚊之间的战争也将持续不休。图为2002年,香港新界荃湾街头的防蚊海报。 (来自:腾讯图片)

 
联系方式